网站首页
企业动态
公司简介
ISO认证
合作共赢
联系我们

在孤独中行走最爱微笑的人

主页 > 企业动态 >
在孤独中行走最爱微笑的人 生命的舞曲一直在进行着,我却是那独自跳舞的人儿,独自一人踩着破碎的流年,一圈一圈的的旋转。
  夕阳下拉长的单影记载着我的孤独,仿佛千年来亦是如此。
  是谁曾牵起我的手又放下了,下一个人亦是相同,一直重复的交替着离别,伴随着那唱不尽的离歌。
  谁才是那与我共舞的人儿,请执起我孤独扬起的手,与我共舞这曲生命之歌。
  这一曲舞请与我一起许多人来了又走了,匆忙的只是一个过客,左心房里没有人停留过的痕迹。空空的,满是苍凉,悄悄的就跨过了阳光灿烂的季节,抵达了回不到过去的现在。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世界变得荒无人烟了,是不是他们走得太急,所以没来得及向我道别。心,清醒着,疼痛着,沉静着,能做的惟有将过去埋葬。人生如夕阳般短暂,只想留住刹那间的永恒。
  一直是那独自起舞的人儿,心中的苦涩与凄凉,打落一席红尘。轻弹指尖擦落的泪水,清醒的疼痛着。看着那些人匆匆的走过,我沉默,不言,不语,只是以不带温度的眼神凝视着,看着那些人在我的世界里消失踪迹。谁才是那与我共舞的人儿,请执起我孤独扬起的手,与我共舞这曲生命之歌。
  在孤独中行走最爱微笑的人一天,一天,日子在显得空洞的平静中渡过。想要抽掉那些悲伤的字,写出一篇满是温暖的文来。搜遍脑海所有温暖的词句,还是不能组成一篇文,最后指尖流露的也只剩一些苍白。放弃了,不想再去刻意的制造那些温暖,不想再用尽所有的力气才能握住一点单薄的温暖了。疲倦了,任它沉沦吧。小陈说,为什么你有稚嫩的年龄,却有着一颗苍老的心。张张嘴却也没有反驳。其实在心灵深处一直都住着一个孩子,有着一个王子拿玻璃鞋寻找公主的童话。只是不愿把心敞开在别人面前,坚韧固执的收藏起纤细敏感的心。毕竟谁也代替不了自己的疼痛。
  黑暗,关灯后的房间里瞬间一片黑暗,身子在角落里蜷缩着。我害怕黑暗,黑暗里什么都看不清,只是感觉所有的不美好都在黑暗里开始苏醒,提醒着我的孤独,我的空洞,我的寂寞。我又喜欢黑暗,不用再伪装出微笑的样子,任孤独,空洞,寂寞,吞噬疼痛的心脏,不用再假装幸福的面貌,任心灵沉沦在黑暗里。就这么矛盾的行走着,在别人面前带着最讨厌的伪装,做那个在孤独中行走最爱微笑的人。
  那些璀璨的回忆常常想写很多很多的字,却在下笔一点点的时候就词穷了。断断续续的,写来写去都是那几个字,那几句词,东拉西扯的拼凑在一起。是不是脚步太忙碌苍促了,所以来不及细细的描写内心的世界,许多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,回忆却还是那般璀璨。一直说要清除那些已经泛滥的回忆,那些一大片一大片关于他们的片段。可终还是舍不得遗弃。
  想象着我会在什么时候,什么样的地方,遇见我命中注定的男子。听人说在夜晚12点后对着镱子削苹果就会看见自己命里的另一半,我很想要试试看。他喜欢码字吗?我们会过着幸福的生活,还是会在无尽止的争吵中渡过。我们会不会因为一句话就错开一个世纪。
  最后一次跟你说再见,再见亦成了我们之间的最后我把你当宝,你却把我当草。这是念昨天咬牙切齿的对我说的,对于无端端把她删除在我的世界里这件事,我不能解释什么。她的逼问我只能说隔着网络线的我们,还是有太多给不了的温暖。打段所有她刚要开口的辨驳,之后是一阵沉默,然后看着她无声的转身离开了。看,只用一句话就搁杀掉了我们两年多的感情,一点都不拖泥带水,也许我们之间存在的感情本来就脆弱如此。最后是次跟你说再见,再见亦成了我们之间的最后。没因这件事表现出一点难过的样子,一如既往的扬起习惯微笑的嘴角。
  想象着,如果我没有松开手,我们会不会就可以走到最后了。想了很久,理智还是告诉我,不可以,借由网络线传递的温暖使终到不了心脏,隔着屏幕看着彼此的我们,使终不能够拥抱。有些人只能放在回忆里,迈不开脚步,再见亦成了我们之间的最后。
  即使没有了所有,生活还是要继续还是习惯早起,在天还是微微亮时,生理时钟就将我唤醒,再也无法入睡。穿上舒适的运动装在附近的公园跑步一直是我的爱好,又碰到那对老夫妇了,他们总是穿着白色的运动装跑步,脸上挂着微笑。每次看到他们我总是会觉得,原来天使不是小孩,而是老人。我用硬生的白话向他们问好,然后他们就用地方的方言笑着跟我说话,大多时候我都听不懂,不过我也会扬起嘴角对他们微笑。比起运动后的神精奕奕,我更享受运动后的酸痛感。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清晰的提醒着原来自己还是有知觉的,还没有麻木。那就不用在乎他们说我是如何的麻木不仁,如何的冷血。
  曾经以为的不可以忘记原来都只是时间,差别在于时间的长短而已。无论是谁与谁终究还是要说再见的,再见之后便不再相见,因为谁都不能承受再次说再见的疼痛。不要遗憾,也不需要挣扎,结束之后就会发现原来不过如此,一切只是个过程。看着四季交替,完整的死去。一切都已逝去。
 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,我想对J说声,我爱你。
  如果可以,我想在Y伤心欲绝的说我们还可以是朋友吧,答应他说,可以。而不是转身不语。
  如果可以,我想牵起那个一直在我身边的孩子,而不是恶言将他逼走。
  如果可以,我愿倾尽所有换取一台时光机。
  可惜,没有如果,疼痛不止不休,向着孤独微笑。



上一篇:奥巴马敦促国会暂缓加大对伊制裁 为核问题谈判加码
下一篇:没有了
版权所有 (2012-2013) 济南庚派电器有限公司 copyright all right
未经http://www.jngp.net书面许可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复制上述产品、服务、内容。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